中创房地产是有分量的

视角:别再为人文学科辩护了

2017-10-26 04:24栏目:创业

如果人们缺失了细读与批评性思维能力,那就无法适应这个信息炸裂的时代。就此而言,人文学科本身不仅有价值,且意义非凡。

近30年来,西方的人文学科几乎一直在走下坡路。面对资本与物质化社会的挤压,人文学科的价值被低估,甚至被认为无用。因此,为人文学科辩护者不断出现。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来,呼吁重视人文学科意义与价值的声音,更是一浪高过一浪。然而,在这股浪潮中,也有人提出无需为人文学科辩护的主张,其所思所想同样值得引起我们的重视。

为什么总强调人文学科对他人有用

加拿大圣托马斯大学经典著作阅读项目负责人莫尔就是反对为人文学科辩护者。10月19日,他在《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副刊》发表了题为《人文学科远不止是为自由民主辩护》的文章,认为当今人们为人文学科所做的辩护都是选错了方向。

莫尔说,当代社会中,为人文学科辩护者大都持有两种观点:一种认为学习文史哲或者电影可以增进专业知识,而这种专业知识对于相应的行业来说具有价值。比如,人们会认为人文学科的学生可以运用自己的批评性思维能力,来帮助创新型公司产出更聪明的机器人或者更好的应用软件;另一种则从政治学角度来强调人文学科的重要性,认为只有进行人文学科的学习,才能帮助我们来抵御外来力量带给民主自由的威胁。当下,欧洲与北美出现的激进的民族主义运动及其伴随而来的颂歌,更使人们对人文学科的重要性与必要性产生了一种需求上的紧迫感。不少人认为,如果更多的人学习了政治学与历史,他们就会捍卫现代文明,抗击后现代时期的新法西斯所带来的网络上的野蛮与仇恨。

这两种观点都辩得有理。今天的人工智能工程师绝对能够从伦理学中获益。当今世界的民主自由也面临着新的前所未有的威胁,人们必须有能力辨别真实与虚构,特别需要一种区分政治制度是否已经腐化堕落的能力。

然而,莫尔也认为,这样为人文学科辩护,实际上是在帮倒忙,甚至伤害了人文学科,为公众在理解这些学科的问题上蒙上了一层阴影,也会让大家误会了人文学科的真正价值。

人文学科的价值就在自身

莫尔提出,用上述两种观点为人文学科辩护,实际上是将人文学科置于其他行业与学科的从属地位,仿佛在说人文学科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帮助我们维持经济与政治现状或者为民主辩护。但是,如果人们回顾一下古希腊,就知道这样的说法有多荒谬。古希腊乃民主的发源地。那时候的人们认为在学院派与城邦之间有着深层而难以弥合的裂缝。“苏格拉底不就是因为教唆青年、亵渎神灵之名而被民主大会处以极刑的吗?”莫尔打趣地道,苏格拉底可没有帮着青年人找工作,也没有坚决支持民族利益。

莫尔说,如果我们直面现实就必须得承认,学习人文学科并不总是能够推动经济或者政治。读了哲学家尼采的著作,看了文学家道格拉斯的作品,并不一定就会变成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不仅如此,我们可能还不得不承认,人文学科有其激进的一面甚至是危险之处。因为人文学科总是训练人们询问更为深刻而根本性的问题。而这恰恰是问题之所在。

人文学科的实质就是要探究超越政治这些有用之物的诸多问题,比如何为人的生命?其价值何在?人是否真的自由?如果是,在何种意义上是自由的?这些才是人文学科真正关心的问题,也是人类为保证其行为富有意义而必须给予回答的问题。因此,无论使用政治还是经济术语来为人文学科辩护,显然都很困难。

然而,对于这样宏大的问题,人们由于为生活所累,总是难免会把他们放到一边,甚至不愿意去考虑。但在莫尔看来,如果我们不去正视这样的问题,无论对于个人来说还是对于社会群体而言,都会失去我们生活的意义和未来努力的方向。人们会因怯懦而止步不前。

因此,欣赏小说,阅览政论,拜读历史与神学,方能使我们不至于在生活中成为一个梦游者,甚至成为行尸走肉。学习人文学科,不仅使我们知道如何去做,还能使我们了解为什么要这么做,或者为什么不能这么做。现如今,大学总是被称为能够促进经济发展的“创新中心”,这种说法虽然没错,但也不完全对,因为大学还有更重要的使命,那就是大学还是创造机会与空间,让人们去探索人类何以为人类等诸多问题的重要场所。

在莫尔看来,只有这样去理解人文学科,才是为人文学科辩护的正确姿态。

人文学科是多种学科之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