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创房地产是有分量的

“花式”扣发毕业证折射校园“任性”

2017-07-13 16:57栏目:创业

 
 
“花式”扣发毕业证折射校园“任性”  
 

■熊丙奇

毕业季遇到什么事最愁人?当一些高校毕业生正在忙着搬宿舍、聚餐、拍毕业照时,有些学生却在担心自己不能按时拿到毕业证,这让原本十分热闹的毕业季增加了一些焦虑。有媒体记者调查发现,影响毕业生拿到毕业证的原因有很多,或许是因为没有完成导师交代的任务,或许是没有按时与用人单位签订三方协议,或许仅仅是因为图书馆的欠款、学杂费用没有交清等。

我国《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规定,“学生在学校规定学习年限内,修完教育教学计划规定内容,成绩合格,达到学校毕业要求的,学校应当准予毕业,并在学生离校前发给毕业证书。符合学位授予条件的,学位授予单位应当颁发学位证书。”因此,除了对没有达到毕业要求的学生不能在离校前发给毕业证书之外,校方任何因其他非学业成绩因素而扣发毕业证书的行为都是违规的。学校必须纠正这一做法,上级教育管理部门也有责任督促学校纠正违规做法,并追究学校的违规责任。与此同时,还必须分析这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毕竟扣发毕业证的事已经存在多年,而且不只是一校的行为。

学生因考试不过关,成绩不合格,没有达到毕业要求,学校是不能准予毕业、发给毕业证书的,这种情形不属于“扣发”毕业证,因为其本身就没有获得毕业证书。而如果已经修完所有教学计划规定的内容,达到毕业要求,已经被学校准予毕业,但学校却不发放毕业证书,这就属于“扣发”毕业证。总体来看,高校扣发毕业证书,都是用毕业证书来要挟学生,以达到校方的某些目的。

要求学生用就业三方协议“换”毕业证书,这一做法最为典型。教育部曾反复发文叫停这种做法,可还是有高校我行我素。原因在于高校希望以此来提高毕业生签约就业率,但靠这种手段提高的签约就业率是有很大水分的,本质上是弄虚作假,一些学生为了能顺利拿到毕业证书,就去购买假的就业协议书。为此,不但要叫停高校扣发毕业生的违规做法,还有必要调整统计初次就业率的方法,以及把初次就业率与学校办学评价挂钩的大学毕业生就业工作思路。从某种程度上说,学校以扣发毕业证来获得就业协议书,也是为了弄出令上级部门感到满意的就业率——当前的就业率是由学校统计,教育行政部门发布,并以此为重要的办学任务。

用没完成导师任务为由扣发毕业证也属于此类。导师布置的任务与学生毕业有关吗?如果有关,学生没有完成导师布置任务,也就没有完成学业,当然不能毕业。但如果学生已经达到毕业要求,还要完成导师布置的任务才能拿到毕业证,那这些任务就可能是导师的私活,或者是学校布置给导师,再让导师布置给学生的学业之外的任务。这些任务是不合理的,学生完全可以拒绝。但面对强势的校方,学生们往往只能忍气吞声。这也折射出我国高校由于缺乏学生自治,而导致大学生没有健全的渠道参与学校办学管理、监督,维护自身的权利。因此,校方并不尊重学生的权利。近年来,媒体时常曝光高校的变态、雷人校规,这些校规无一不是因学校漠视学生的基本权利,学校校方处于强势地位而出台的。在毕业离校时,学校扣发毕业证不过是雷人、变态校规的继续。

用没交三方协议、没完成导师任务的借口扣发毕业证是毫无道理的。当然,也有一些“扣发”学生毕业证的理由得到部分人的支持,因为本身存在一定争议。一条是学生拖欠贷款或贷款尚未还清,学校扣发毕业证,学校要求学生归还贷款后再来拿毕业证。另一条是学生拖欠学校图书馆欠款、学校学杂费,学校要求当事人必须交完欠款和学杂费才能拿毕业证。支持校方做法的人认为,学校要求学生交完学杂费欠款、贷款再来取毕业证,合情合理,万一给了毕业证,学生就“人间蒸发”怎么办?而反对这一做法者认为,毕业证是毕业证,欠款是欠款,不能把这两者混为一谈,学生有责任归还欠款,但是学校却没有权利扣发毕业证。而且如果学生一离校就失去和母校的联系,也表明他和母校没有任何感情,而母校也没有持续跟踪、帮助其在职业和事业上获得发展。

大学采取扣发毕业证书的方式逼债,只会令学生疏远。然而,大学也有苦衷,因为如果学生就此“赖账”,没有其余的资金渠道补齐,学校就得承担相应的损失。为此,这需要有专门的基金。国外大学在这方面有不错的做法,因重视校友捐赠而有庞大的校友基金会,这一基金不但支持学校的办学,也用于处理各种与校友相关的事务,由此使大学显得大气、大度。而我国大学则普遍缺乏重视校友资源、发展校友资源的机制,对校友缺乏感情使办学越来越拧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