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创房地产是有分量的

科学网慢慢读唐诗之一:饮马长城窟

2017-07-02 14:33栏目:传媒

陪读几年,抄了不少诗词。抄来抄去,偶有所得。暂且按《全唐诗》的卷数,梳理一遍。因为成文时间不同,各篇风格,也有所不同。

原文中有一个漏洞,李世民与杨文的亲戚关系写错了,根据评论意见修改了。因为血缘到了第四代有点远,相互影响一般不大了,于是修改时干脆删了这一句。


慢慢读唐诗之一:饮马长城窟



《全唐诗》开篇,是李世民诗,第二首即为《饮马长城窟行》:

塞外悲风切,交河冰已结。瀚海百重波,阴山千里雪。

迥戍危烽火,层峦引高节。悠悠卷旆旌,饮马出长城。

寒沙连骑迹,朔吹断边声。胡尘清玉塞,羌笛韵金钲。

绝漠干戈戢,车徒振原隰。都尉反龙堆,将军旋马邑。

扬麾氛雾静,纪石功名立。荒裔一戎衣,灵台凯歌入。

此诗作于贞观二十年(646)九月驻跸灵州之时。论者多以为,此诗描绘的是李世民率军平定宋金刚之乱时所见的沙场悲壮景象与战争进程:“(武德)二年十一月,太宗率众趣龙门关,履冰而渡之”,濡笔马上而作。

李世民之前,以《饮马长城窟》之名为诗者,汉诗有二:

其一为汉乐府民歌: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远道不可思,宿昔梦见之。梦见在我傍,忽觉在他乡。他乡各异县,展转不相见。枯桑知天风,海水知天寒。入门各自媚,谁肯相为言!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长跪读素书,书中竟何如?上言加餐食,下言长相忆。

其二为陈琳诗:饮马长城窟,水寒伤马骨。往谓长城吏,慎莫稽留太原卒!官作自有程,举筑谐汝声!男儿宁当格斗死,何能怫郁筑长城。长城何连连,连连三千里。边城多健少,内舍多寡妇。作书与内舍,便嫁莫留住。善侍新姑嫜,时时念我故夫子!报书往边地,君今出语一何鄙?身在祸难中,何为稽留他家子?生男慎莫举,生女哺用脯。君独不见长城下,死人骸骨相撑拄。结发行事君,慊慊心意关。明知边地苦,贱妾何能久自全?

前一首是思念远人,绵绵之意,尽在看似平常的叮嘱之中;惟其平常,愈见深情。不过通观全诗,似与“长城”这一主题并不密切相关。

后一首是与《十五从军征》一脉相承的怨诗。边塞戍卒和闺中思妇遥相对答,生前已做死别,无限辛酸怨愤,喷涌而出,不可自抑。

显然,李世民的这首诗,虽是同样的诗题,但个中情感及风格,却与此大不相同。

因此论者以为,其渊源更应追溯到杨广的《饮马长城窟行示从征群臣》聂永华:“从构意结篇、气度格局而言,李世民此诗显然是仿习隋炀帝杨广的同题之作。”)

肃肃秋风起,悠悠行万里。万里何所行,横漠筑长城。岂台小子智,先圣之所营。树兹万世策,安此亿兆生。讵敢惮焦思,高枕於上京。北河秉武节,千里卷戎旌。山川互出没,原野穷超忽。摐金止行阵,鸣鼓兴士卒。千乘万骑动,饮马长城窟。秋昏塞外云,雾暗关山月。缘岩驿马上,乘空烽火发。借问长城侯,单于入朝谒。浊气静天山,晨光照高阙。释兵仍振旅,要荒事万举。饮至告言旋,功归清庙前。

有人认为此诗作于公元609(大业五年)隋炀帝杨广西巡张掖之时。也有人认为,此诗是公元612(大业八年)隋炀帝杨广率军百万,亲征辽东时所作,此次用兵,于当年八月无功而还。

李世民与杨广家世个性才华经历,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故而有论者说,对李世民而言,杨广就如同一个镜像,反对立他为太子的人,最有力的理由之一就是他和杨广早年的诸多相似之处;登基之后,李世民对自己暴烈脾气的强行按捺,其中也有不愿让反对者言中、重蹈杨广覆辄的原因。

二人的政治声名,相去甚远;在文学史上的声名,也大不相同,不过高低位置,恰好相反。论者虽评价李世民此诗于当时盛行的宫体诗之外“洞开了新的气象”(周唐),堪称“唐初大雅”(蒋仲舒),但也认为,杨广之作“通首气体强大,颇有魏武之风”;“隋炀起敝,风骨凝然。隋炀从华得素,譬诸红艳丛中,清标自出。隋炀帝一洗颓风,力标本素。古道于此复存。”两相比较之下,论者以为:“杨广之作共30句,虽沿用乐府旧题却融入了早年征战生活的实际体验,写得苍劲宏亮,意脉灵动,气宇轩昂。李世民则凝缩为12句,以密集的传统语汇联缀成篇,‘类书化’倾向十分明显,诗意雍蔽滞塞。因此,与杨广之作相较,李世民对传统语汇意象的袭用,缺乏在敏锐艺术感受基础上的融会与创新,艺术上显得粗糙,缺乏和谐统一的风格。”(聂永华)

李诗与杨诗,的确差异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