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创房地产是有分量的

科学网阴阳五行说与科学及真理之关系

2018-05-23 16:02栏目:通信
TAG:

阴阳五行说与科学及真理之关系

——兼与张双南等先生商榷


章启群


科技部、中宣部2016年4月颁布《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引发了社会各界的众多议论。特别是基准点第9条“知道阴阳五行、天人合一、格物致知等中国传统哲学思想观念,是中国古代朴素的唯物论和整体系统的方法论,并具有现实意义”,在科学和科学史界激起轩然大波。除了报刊和网上发表了大量的文章和评论之外,中国科学院全力支持并由中国科普博览承办的“SELF格致论道”讲坛,于2017年2月25日的北京海淀体育馆,为观点尖锐对立的两派提供擂台,让其代表人物当面“过招”,进行辩论。这种盛况在中国学界极为稀罕。

这个现象对于科学普及乃至提升中国公民现代社会素质来说,无疑是极有益处。然而,论辩的相关文字中,暴露出不少学者在一些重大理论问题上存在盲点和误区。一些学者不仅对于中国古代学术缺少基本了解,甚至对于“什么是科学”、“科学与真理”等问题,也没有清晰的认知。故其论辩之辞,真可谓“以其昏昏使人昭昭”,颇有荒谬之感。从根本上说,知识界的这种状况也是几十年来中国教育片面化的必然结果。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因此,本文不对《基准》做出评论,而是旨在讨论科学与真理及其相关的理论问题。兹事体大,尽管笔者在知识结构上捉襟见肘,仍然不揣私陋以见教于方家,实期望这些重大的问题在学界尤其是自然科学界得到基本澄清。于国于民,善莫大焉!


1、什么是科学?


此次论辩代表人物之一张双南先生,以鲜明的立场、坚定不移的态度清晰地表述了他对科学的界定:科学有三个要素,第一是目的,是要发现各种规律,“并且不限于自然科学研究的自然规律,也包括其他各种规律,比如心理学、行为学、精神学、社会学、经济学等学科所研究的各种规律”;第二是精神,“包括三个内容:质疑、独立、唯一”;第三是方法,“也包括三个内容:逻辑化、定量化和实证化”。(张双南:《科学和宗教、伪科学的区别》,载2017年6月23日《科技日报》)

很显然,张双南先生所说的科学是指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整体。然而,仅仅从“科学的方法”来说,像人文科学的文学研究,就难以运用“定量化”的方法。“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这里的“愁”如何量化?用怎样的数字才能准确阐释其含义?同时,张先生对于“实证化”的含义也没有进一步界定,不知是专指理论论证,还是专指实验和经验验证,还是包括理论论证加上经验验证。如果“实证化”仅仅是理论的论证,中世纪基督教哲学家托马斯•阿奎那(T. Aquinas)关于“上帝存在的五个论证”也是理论的论证,这个论证至今也没有人完全从理论上彻底推翻。这表明宗教与人文科学(哲学)之间的界限,并非像张双南先生所表述的那样清晰;而“实证化”如果仅仅指实验和经验验证,众所周知,即使是自然科学,有很多命题和理论发现也很难用经验验证,特别是量子力学的理论。数学中的一些定理或分支例如复数,则完全不能用实验和经验来检验。至于“实证化”是指理论论证加上实验和经验验证,则很多学科都难以实现。可见,张双南先生关于“科学是什么”的界定,显然有很多疏漏,缺乏科学性,因而是无效的。

根据学术履历可知,张双南先生是个优秀的科学家。然而仅凭一个优秀科学家的知识结构,要界定包括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一体的科学的根本性质,可能“心有余而力不足”。这就像一个种庄稼的行家里手难以给“农业”一词下定义一样。

以科学史研究为专业的吴国盛先生,对于“科学是什么”的回答显然非常谨慎。虽然他发表相关的文章有十几篇之多,却始终没有给科学作定义,而是很小心地从各种角度对科学的含义进行描述。这里试举一例:


在西方历史上,科学有两个前后相继的形态,第一是希腊科学,第二是近代科学。希腊科学是无功利的、内在的、确定性的知识,源自希腊人对于自由人性的追求。这一科学形态的典型代表是演绎数学、形式逻辑和体系哲学。……近代科学的主要代表是数理实验科学。它通过实验取得科学知识的实际效果,通过数学取得科学知识的普遍有效性。数理实验科学的模式最早在物理学中取得成功,以牛顿力学为标志,后来相继在化学和生命科学中大展宏图。从19世纪开始,物理学、化学、生物学陆续转化为相应的技术、引发相关的产业革命,兑现了数理科学早期的求力(不知何意——引者)理想。(吴国盛:《追问“什么是科学”的当下意义》,载《民主与科学》2016年10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