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创房地产是有分量的

科学网关注Dean Lung 其人其事(7)

2017-07-29 19:02栏目:通信

 接下来,米亚还要去找寻丁龙和马·吉姆搭载去中国的客轮,时间可能在1905年或1906年。在国家档案馆圣布鲁诺(SanBruno)分馆,米亚幸运地找到丁龙的移民文书。由于美国的排外政策,所有离境并想要返回美国的华人必须申请一张许可证允许他们返回,为了申请他们必须提供财务偿还能力的证明,申明他们并非手工业者,否则无法再次入境美国。丁龙的这份文件现在保存在纽约国家档案办公室。

 根据文件中记录的丁龙两次去中国的出行日期,一次是1894年12月3日前后赴中国,回美国的时间是在1899年7月21日前后;一次是1905年6月27日离开纽约,这两次旅行他在纽约州的马隆(Malone)向一个华人检查员递交了有关的证明。这也是丁龙在美国行踪最后的文字记录。马隆是靠近加拿大边境的城市,离圣劳伦斯河和蒙特利尔很近。1894年,丁龙同样在蒙特利尔做了誓词,似乎能够说明他的路线是从圣劳伦斯河开始的。《曼尼托巴自由日报》(1887-1891)声称温哥华-香港这条线路比旧金山-香港在行程上缩短了600英里,时间上能提前两天到达。丁龙在1894年和1905年从温哥华启程赴中国比较合理。

  米亚遍寻温哥华城市档案馆、温哥华海事博物馆、渥太华的加拿大国家档案馆的网站,都没有找到丁龙的名字。尽管找不到丁龙从温哥华离境乘坐的轮船号和确切的日期,但米亚在查阅了美国国家档案馆有关丁龙的相关资料后,非常肯定地认为丁龙离开纽约州是在1894年12月3日前后,和1905年6月27日前后。

  1906年8月22日《曼尼托巴自由晨报》上的一篇文章,提到了当时到中国的最新途径,从魁北克到温哥华需要4天半,从温哥华到香港需要19天(已经比先前快了两天)。据此大致可以缩小丁龙到中国的时间范围。米亚认为如果在中国找到丁龙入境的记录——如果这份记录还存在的话——就能够找到丁龙在中国入境时留下的名字,以及最终目的地。

  丁龙,田龙,还是丁天龙?

  找到最后几块拼图的关键就是丁龙的中文名到底叫什么,这对于他在中国的行踪至关重要。米亚希望得到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的帮助,卡朋蒂埃把37大街那幢房子里的所有物品都留给了哥伦比亚大学和巴纳德女校,一定有很多书籍,可能其中一两本是丁龙的中文书,也许丁龙会把他的中文名字签在扉页上。

  住在高尔威的埃伦·莫兰(EllanMoran)为米亚查到了高尔威每十年出一次的统计报告(出在末尾逢5的年份),根据1905年的报告,卡朋蒂埃的家庭成员名单包括卡朋蒂埃(80岁),卡罗琳·克洛克(50岁)和DeanDing(46岁)。这是米亚第一次看见不同于丁龙的称呼,说明Dean是他的名字,而Ding是他的姓氏。

  埃伦·莫兰在邮件中告诉米亚:卡朋蒂埃高尔威旧居的新主人在重新装修的时候,发现了以下物品:一盏中国的灯笼,一副看上去很中国化的眼镜,一张1908年10月号的哥伦比亚大学季刊扉页;一个旧表,被新主人的女儿以800美金卖给了珠宝商。

  卡朋蒂埃位于纽约东37大街108号的故居后来卖给了石油大亨J·P·摩根,这幢房子仍然在原地,目前被用作办公楼。

  后来,米亚不断获得关于DeanLung中文姓名的新线索,其中就有对DeanLung译音的质疑。在可以查找得到一些文章中,DeanLung根据译音被翻译为丁龙,这也是目前最为常见的译法。米亚经过调查发现,Dean可能并不是汉语中的姓氏,而有可能是。后来,经过专家指点,她又发现,Dean可能并不是姓,而是名字。在一份名为MemoirsofH.A.Giles的资料上,DeanLung后面所附的汉字清清楚楚地写着,这就推翻了DeanLung是姓+名的说法,而是一个常见的中国人的双名。米亚据此大胆推测,1905年的高尔威统计报告中DeanDing的Ding应该是DeanLung的姓氏,DeanLung的中文名字很可能就是丁天龙

  (感谢刘禾教授为本次采访提供的帮助,沈亦文、钟雨柔、邓丽江对本文亦有贡献)

科学网关注Dean Lung 其人其事


 

  “肯特(Kent)的身份是一个律师,我们要把他还给法学院。东亚系应该用DeanLung的名字来命名。”哥伦比亚大学副校长保罗·安德尔说。


科学网关注Dean Lung 其人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