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创房地产是有分量的

李理:为了留住画笔下的它们

2017-09-29 14:36栏目:商业

 
 
李理:为了留住画笔下的它们  
 

李理:为了留住画笔下的它们

李理:为了留住画笔下的它们


李理:为了留住画笔下的它们


李理:为了留住画笔下的它们

李理和工作人员在进行动物保护。

“我希望更多人想到北京的时候,不仅联想到雾霾、堵车,还会想到有这么多的野生动物也爱北京,与我们共存。”

■本报记者 袁一雪

李理是黑豹动物保护站的创始人,也是站长。2000年,李理以一己之力创立了黑豹保护站,只为了保护拒马河流域的黑鹳。

在那之前,李理的专业是国画,几乎没有接触过动物保护工作,全凭一腔热情开始动物保护。“我成立保护站的时候,我爸觉得我是在玩儿。”李理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不希望绘画对象只留存在纸上

李理投身动物保护工作的起源也离不开他的美术学习经历。

“我在美术学院学习时,曾经好奇为何我国本土没有狮子,官员却在大门前用石刻狮子作为看门护院的辟邪物呢?”带着好奇心,李理查阅了图书馆的资料。他发现,我国曾经也拥有过很多动物物种,只是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有些物种几近灭绝。

“我不希望我的绘画对象最后只能留存在纸上。”有了这样的想法,李理毅然从美术学院辍学,开始动物保护的生涯。

2000年,李理在拒马河流域发现了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黑鹳的踪迹。“当时我们只发现了三五只,得知这种禽类非常珍贵后,决定在拒马河流经的十渡镇建立保护站。”李理回忆道。

保护站的名字,李理将其定为“黑豹”,“因为豹子给人们的印象是独来独往,迅速出击,也难以觅得行踪的。黑豹则是豹子黑化变异的物种”。于是,颇具神秘特色的黑豹就成为了动物保护站的名字。

保护站登记的地址是李理名下位于十渡的一栋别墅,启动资金也由李理自掏腰包,甚至他自己出资购买了通讯器材、摄影器材、越野车等一系列保护站需要的设备。但当这些专业的设备拿到手时,李理有点懵:红外线照相机、轨道记录仪、GPS……这些仪器都怎么用?“我从未接触过这些仪器,以前也没有接受过相关培训。”

一边摸索着保护动物的工作,一边学习仪器的使用、招聘志同道合的员工……李理在保护站的工作充实且忙碌。

李理发现,作为旅游名胜区,拥有喀斯特地貌的十渡堪称北京的“小桂林”,又因为毗邻拒马河,所以来十渡的游客多会选择戏水、漂流,有些甚至还会在河边擦车。“这些行为干扰了黑鹳觅食。所以黑鹳在十渡地区的数量一直不多。”

为了改变当时的状况,李理带领其他工作人员将拒马河流域中黑鹳的活动区域划分开,成立保护地,进行重点保护;再让工作人员在区域范围内排班巡护。“我们的工作主要是看有无人为干扰黑鹳的活动,它们的食物是否充沛,栖息地有没有受到威胁等。”李理介绍说。

但是,自成立到2005年间,动物保护站一直没有其他资金支持,“那是我们最窘迫的5年”。即便如此,李理也从未想过放弃保护站。他想起自己的“画家”身份,又拿起画笔,用水墨画勾勒他看到的想到的一切,并开设画廊卖画。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些画作受到了一些人的喜爱,并最终成为保护站资金的重要来源。

“我的绘画灵感从自然中感悟,我再将感悟所得去回馈自然。”李理说。

从非专业到专业

有了资金来源,保护站走上正轨。然而,对于李理来说,专业理论知识依然缺乏。在一次会议上,他偶遇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副研究员解焱。经过深入接触,解焱了解到李理的动物保护工作并非“花架子”,而是脚踏实地地干实事,便开始培训黑豹动物保护站的工作人员。“解焱老师为我们提供培训和考试的机会,并让我们开始接触东北虎、扬子鳄、藏羚羊等物种的保护工作。”李理不无感激地说,“是解老师将我们带入环保大家庭,让我们从非专业人士变为专业的动物保护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