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创房地产是有分量的

科学网给教学生涯画句号

2017-07-22 17:22栏目:精选
TAG:

最后一门课(计本15级的数据库课)成绩提交了,标志着我教学生涯结束了。
把跟这
门课有关的故事写出来送给我最后一届毕业设计的学生们(计本13级和信工13级的学生们),同时也给自己的教学生涯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从第一届计本专业的学生开始是我在上数据库课和计算方法课,据说计算法课是因为没有人肯上才塞给我的,并先后给许多相关专业的学生上过数据库课。换了不懂专业的人当院长后,数据库课不用我上了,计本的计算法课停掉了(只是为了让我没课上才停掉的,牛吧?! )。我终于有时间静下心来做自己的事情,并开始玩十字绣、玩毛线、玩编织机,过上了拿工资不用上课的悠闲自在的幸福生活 。

等我重新
上回这两门课的时候感受到明显的落差:以前的孩子们多努力呀,课堂秩序多好呀,教师只需要用心讲课,不需要为维护课堂秩序而烦心。短短几年的时间学风居然败落的如此厉害?!你们的数据库课都是我上的,那时我刚刚再次上回这门课,强烈的落差让我没法适应,信工的同学还记得你们的课我没法上下去了,因为你们都不听课,所以我跟你们说你们专业的课我不再给上了,你们是我教的最后一届信工的学生。扔了你们专业的数据库课后,我遇到一帮奇葩的学生,三分之二的学生旷课。最值得欣慰的是有一个同学始终坐在第一排认真地听课,这成为我把课认真地讲下去的支撑点,最后考试有将近一半的学生不及格也属正常,跟他们比起来你们真的已经很好很好了!

作为学校该专业领域仅有的两名教授之一,我开始为孩子们能不能学到东西而纠结痛苦。将心比心,如果我的孩子大学四年什么都没学到,我不能容忍!每年的毕业论文答辩是让我最纠结最愤怒的时刻。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孩子们不再自己做毕业设计,因为可以买到?还是因为不会做?我们的毕业设计大多数孩子是做个系统,论文写的乱七八糟,数据库设计部分从来都是根据关系表画出E-R图,你们也有好几个孩子是这样干的哦。就算孩子们什么课都不学,只要把数据库课学好了就足够把一个小的应用系统做好吧?

我第一次把“叙述E-R图向关系模型的转换规则”作为那帮奇葩学生数据库课的考题之一,我特地在课堂上先后重复讲过三遍,那个始终坐在第一排认真听课的孩子都没答出来,这是我意料之中的,我没指望有孩子能答好这个题,所以我从来没拿来考我们计本的孩子,何况别的专业的孩子。一直没想明白我为什么要考这个题,只能用天意来解释吧,因为有人要逆天 。我收到了我教学生涯中最完美的一份数据库课的答卷,一个从来不上课的学生答卷子!天才呀?

科学网给教学生涯画句号

科学网给教学生涯画句号



我必须见识一下天才长的什么样!我把她叫到学院办公室,开始她态度很恶劣的跟我吵。我告诉她要么当着我的面做B卷,我给她提交B卷成绩;要么不做B卷,我给提交零分!并且强调B卷从来没有离开我的手,也永远不会离开我的手,无论谁出面处理这件事情都必须是当着我的面做B卷!然后她不再嚣张,她选择了当着我的面做B卷。本来到此为止这件事情就算了结了,不管你是谁的谁都算我给足了你的谁面子了!

后来这帮孩子给我打出了我这一生最低的评教分数(也许是全校最低的评教分数?),招来了无数的人来听我的课。作为回馈,我将那份点名册、成绩单、这个故事和“从来不上课的学生是否有资格给教师打分?”的质疑发到了校长信箱。并且强调作为学校该专业领域仅有的两名教授之一我有权质疑:谁弄了个不懂专业的院长来把学院搅的乱七八糟?学院已经没有了正常的教学秩序,教授治校当放屁?!

曾经将这个故事讲给计本
14级和计本15级的孩子们听,并告诉他们这个题我要作为他们的数据库课的考题让他们好好背去,我要看看有没有人能背的那么完美,用两届计本的孩子来验证这个笑话。我告诉孩子们不管你是谁的谁都别在我这里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