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创房地产是有分量的

科学网“我不要读书”

2017-07-14 15:44栏目:精选
TAG:

科学网“我不要读书”

“小六子!侬师傅冲到党委去了,还有阿山师傅,一道去的!!”

七五年,正在厂团委轮值脱产当班。那天,中午食堂已经过了吃饭的高峰期,稀稀拉拉的,一簇簇的人围坐着。忙碌的人在这个时候,能天南海北聊上一阵就算是放松的休息了。这个时候,找人聊天聊工作是蛮方便的。有人急匆匆奔进来告诉,拉着我就走。

食堂和党委办公室不远,团委就隔开几个房间。早上师傅和阿山师傅还来过办公室,没有问题啊!一般情况我也会在下午找机会拐过去,去车间看看他们。

我的师傅,识字不多,但解决工艺问题的能力,技术在厂里是摆得上前几号的,颇有技术科的人缘;说话不多,但一旦说出来就很难“回头”阿山师傅是车间辅助工,正直耿爽,几乎对所有工种都能说出个“子丑寅卯”,厂里不仅有知名度,敬仰值也不低,听说还有一位兄弟是全国劳动模范。

赶到党委办公室门前,师傅和阿山师傅已经出来,站在门口。看到我来了,象没事一样,说要到我的办公室去坐坐,拉着我就走。

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正从房间里扛出来一蒸格的馒头,说是他们二位从食堂搬来的,冲进了正在开会的党委会。一蒸格馒头怎么能从食堂搬得出来(本事戛大)?!二位想要干什么啊?

如今想来,当时二位师傅的坦然、淡然,至今令人难忘。

……

前些日子,听说厂里有二个上大学的名额,一直没有在意,好像有人提起过,当时也表示过“我不要读书”态度,没放心里算是过去了。

小学读书是在阿爸姆妈给看管着过来的,进中学才刚有些“活灵生进”点,借书、抄书、偷书、还书,好坏习气都沾过不是一点点,但那个时候已经渐渐没有可以读书的条件了。当上工人,初心不变,依旧还保留着偷闲看书读书的习惯,为此阿山师傅给我“通路子”从关着的“阅览室”里拿过书;上夜班时躲在角落看书被厂领导抓了现行,师傅当即出面“淘浆糊”让我过了关……为了我能读到书读喜欢的书,真没少让他们二位操心。

以后忙乎得风生水起、如鱼得水,车间、厂部、公司,就是在市里也有了些名气,飘飘然做起了梦,希望能让工厂在团委的一代年轻人手中“一年小变三年中变五年大变”自个画的“蓝图”。这些二位师傅都是知道的,早上在团委办公室闲聊时还说起我的“宏伟蓝图”。当时还问我“不想去读大学了?”“我不要读书!我的大学在厂里。”

哦!或许是我的那番豪言壮语,才造成了今天的“惊魂一场”。

……

过几天,师傅单独找聊天:小六子,那个专业已经去问过了,她老公是复旦大学的,说以后会“大有前途”的,还是去吧。那个专业是“计算数学”。当时我还不知道是什么学校什么专业,自己也没有搞清这是个怎么样的学科。

当我确定要离开工厂,师傅特地去买了一本硬封面的笔记本,还请技术科的人替他给我写了一段“箴言”。当厂里同事送我进学校的第一个晚上,我是捧着那本笔记本,那天是放在枕边睡着的。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一个师傅半个阿爹”,阿爸常这样对我说叨。

……

在接触到学习过“有限元”技术后,首先想到把这个新技术介绍到厂里,当时还是很新奇的实用技术手段;

在接触到学习过“计算机集成制造系统”后,捣鼓了厂里的国家863CIMS项目的前期摸索,申报立项和实际运行;

……

厂门口,刚进厂时候,是一条直通通的马路,以后,修了地铁,是地铁从地底出来上高架的出口。地中高三层,颇为壮观。每次路过这段熟悉的马路、厂门,都必行“注目礼”。

前几天,听说厂关了。

……

“我不要读书!”

如今已成了一桩往事、一句呓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