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创房地产是有分量的

科学网人类历史的时间箭头三、“从石器时代……到某某时代”

2018-03-25 03:59栏目:精选
TAG:

物质维度,一直以来都作为进步的尺度。面对社会现实的复杂多变,螺旋式、波浪式、旋转门、进一步退两步、乃至“内卷”,至于以某某“主义”作为社会发展阶段的标志,更是争议不断;而物质水平的提升则简洁清晰,直截了当。以物质水平来定义发展阶段也较少异议。例如以材料区分的石器时代、青铜时代、铁器时代,以能源区分的蒸汽时代、电气时代,以信息区分的互联网时代,以及“第三次浪潮”,等等。

本文开头述及,有没有超越物质维度的时间箭头?上文的分析,知识与价值观的递进,由动物到人,只是一种抽象,实际上都离不开物质水平的提升,反之亦然;国家的实力更是如此。

有必要在对种种物质尺度做进一步梳理,以揭示物质层面的发展中所隐含的时间箭头。

1. 科技黑箱

在知识的视角,技术的产品和工艺流程就是集成了各种知识的科技黑箱。黑箱,其原意用在认识论和方法论领域,意为对于一个复杂对象如人脑,不必打开黑箱,由一组或多组输入与输出关系及其变化,探测黑箱本身的内部结构。在技术领域,可以把各种技术产品和过程视为黑箱,消费者也不必打开黑箱,不必理解其中艰深的科学技术,只需按指南操作,即可得到所希望的结果。诸如手机、傻瓜相机等就是这样的科技黑箱。

集成、凝聚了特定知识的科技黑箱以其操作规则“规训”(福柯)消费者。科技黑箱拥有“支配活动身体的微分权力”或“微观社会关系中的规训权力”,“这些限制遍布在我们的相互关系和对事物的处理中,并且渗透到最琐碎、最普通的活动中”,而且还是一种律令:非此将造成后果,至少不能成功或降低效果。因而对使用者形成“促逼”(还有来自其他使用者的促逼:不使用或不会使用将被边缘化)。

在此意义上,技术就是权力。在规则不经意间而又随时随地的“规训”之下,主体的行为举止渐次与科技黑箱相吻合,按规则行事成为消费者的常态。熟练的消费者甚至并不感受到科技黑箱的存在,对于他来说,科技黑箱就是“透明”的。如同习武之人所达到的境界:“身剑合一”。透明,并非消费者通晓科技黑箱中的知识,而是他充分——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接受了科技黑箱中的知识,或者说,后者成为主体的一部分。科技黑箱是“人类学意义的自然界”(马克思)。

固然,每个个人在每个场合都可以做出自己独特的选择,然而,伴随着所有这些选择的共同和持久的因素,无疑是技术及其提供的产品,也就是人类学意义的自然界。除了人以外,任何物种所具备的一切特征均先天地包含在胚胎()以及该物种所绑定的环境之中,其生成无非就是通过不同阶段的发育,展示物种在此环境中具有的特性。而人的代具性则决定人必然随技术的发展并获得自身的属性,这就是所谓后种系生成。“人是政治的动物”,“人是城市的动物”,以及“人是理性的动物”,等等,或许作为这一切基础的是:人是技术的动物

正因为此,在一定意义上,可以从技术——科技黑箱的发展中提炼出人类社会的时间箭头。

2. 由嵌入经非嵌入到嵌入

科技黑箱是知识的物化。与知识一样,科技黑箱也有嵌入与非嵌入之分。古代的发明创造的科技黑箱是嵌入和孤立的,嵌入,指特定的科技黑箱由特定的人在特定的语境下使用,他人在不同的语境中难以使用;孤立指各种科技黑箱彼此间没有或很少关联。

但在所嵌入的语境中,以现代眼光看似极其简陋的科技黑箱(实际上可能蕴含了高深的知识),在原始人的操控下,却难以想象地实现了目的。在此过程中,主体的能动性,包括对周遭世界,对人与自然的关系,以及对生命的深刻感悟(联系前述意会知识)等等,却得以充分展现。在人全身心的投入中,原始的科技黑箱连同其对象及其不可分割的语境也就负有了价值,具有神秘的“魅力”。这种体验和能力很难在主体间共享。

反过来,原始人也就被特定的初始条件和边界条件锁定,难以与其他部落交往,难以走出特定的语境。《狼图腾》中形象地描绘了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