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创房地产是有分量的

科学网闲话情报学

2017-07-26 02:47栏目:评测

   《国家情报法》颁布之后,情报学界有热烈反响。一是《情报杂志》就情报学升级为一级学科做专题讨论,包昌火、黄长著、袁勤俭诸位先生等参加;二是召开了七届(2017年)“情报学新方法 新能力 新范式”全国情报学博士生论坛,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教授赖茂生作“新时代新环境下情报学的发展前景与策略”演讲报告,重点探讨了《国家情报法》颁布的意义,认为“使情报工作有法可依,为情报活动设置了一个‘铁笼子’,也为科技情报工作提供了参考。”笔者以“图谋”为“法号”,内涵是“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对此等大事有所感想。

   先来点题外话,前些日子,江苏省高校图工委情报咨询专业委员会组织情报咨询学术研究成果奖申报,所在馆领导让我所在的参考咨询部积极申报,我认真看了通知后,也让所在部门同事挨个传阅了。我认为所在馆这些年基本没有严格意义上的“情报咨询学术研究成果”,不仅如此,也未能开展严格意义上的“情报咨询服务”,虽然科技查新服务工作下了功夫,但囿于诸多因素显得力不从心。我认为报奖通知中的若干内容,倒确确实实是努力的方向。“诸多因素”的其中一个因素是“人力资源”问题,某211高校馆2016年工作人员91人,50岁及以上28人占31%,40-49岁35人占38%,30-39岁26人占29%,20-29岁2人占2%。上述人员职称结构为:正高1人,副高19人,中级40人,初级4人,无职称23人。这种情形,不仅仅是“个案”,好些高校存在类似的状况:人员老龄化,职称结构存在“问题”。在多数高校图书馆,影响待遇的主要是职称或职务,对图书馆员职业生涯规划影响较大。

   关于“一级学科”设置问题,我不知道此番是否能心想事成。因为历史上的讨论、争论亦很激烈,最终不了了之。2017年《中国图书馆学报》第3期有肖希明《中国百年图书馆学教育与社会的互动发展》、于良芝,梁司晨《iSchool的迷思:对iSchool运动有关LIS、iField及其关系的认知的反思》,两篇文献均试图“正本清源”,让图书馆学良性发展。肖希明先生认为:“在图书馆学教育中要做到技术教育与人文教育并重,理论基础教育与应用知识教育并重,培养的人才既要熟练掌握图书馆现代技术与方法,更要深刻理解图书馆的核心价值。这种全面发展的人才,才能适应社会长远发展的需要”,于良芝,梁司晨认为:“一旦我们把人类的信息查询与获取问题(既不是图书馆机构,也不是笼统的信息)放到LIS学科和教育的核心位置,我们就会发现,LIS确实是以此为使命的融贯而独特的学科。信息作为查询和获取的对象无疑受到这个学科的特别关注;图书馆作为保障信息查询和获取的专门平台也同样受到特别关注。显然,只有同时关注图书馆(L)和信息(I)的LIS才构成真正融合的LIS,而只有真正融合的健康LIS,才能有效守望人类永恒的、无所不在的信息查询与获取需要。”2016年8月于良芝《图书馆情报学概论》(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6.8)将给图书馆情报学下了个定义为“图书馆情报学就是研究信息的组织整理,以及通过图书馆等平台实现信息传递与传播,从而保障信息有效查询与获取的学问。”

   图书馆学、情报学、档案学有着“不解之缘”。情报学成为“一级学科”,对图书馆学、档案学意味着什么?情报学是比较特殊的,情报学对应的英文如何表述,至今尚未能形成共识。情报学与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亲”,但关系似乎并不“铁”。情报学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神秘”,“刻板印象”是一提情报便与“间谍”相联系起来,并非全无道理。这个特点可能是优点,也同时是缺点。

   情报学成为“一级学科”,笔者以为多少有几分“去图书馆学化”的意味。不知图书馆学是否愿意说一声“苟富贵,勿相忘!”?


延伸阅读:

1 第七届(2017年)“情报学新方法 新能力 新范式”全国情报学博士生论坛观点集粹精彩回眸

2017年7月22-23日,由中国科学院大学支持、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主办、《图书情报工作》杂志社等协办的第七届(2017年)全国情报学博士生论坛在中国科学院大学(怀柔雁栖湖校区)召开。本次论坛以情报学新方法、新能力、新范式为主题,秉承前六届全国情报学博士生学术论坛的优良传统,充分发挥中国科学院大学和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以及全国情报学博士培养单位的学术优势,展现全国情报学博士研究生科学研究所取得的成就,为情报学专家学者和在读博士搭建起高水平学术交流平台。本次会议得到了武汉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南京大学、吉林大学、南京理工大学、北京理工大学、上海大学等全国各大高校的积极参与。

2 肖希明.中国百年图书馆学教育与社会的互动发展[J].中国图书馆学报,2017(3):4-17.

3 于良芝,梁司晨.iSchool的迷思:对iSchool运动有关LIS、iField及其关系的认知的反思[J].中国图书馆学报,2017(3):1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