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创房地产是有分量的

科学网[转载]周国平的“对于女人,有两种常见偏见”读后感

2017-07-29 18:37栏目:评测
TAG:

该文从女性作为人这一普遍性偏见和把女性作为女的这一特殊性偏见角度审查,表面上看是有道理的。其实,人的认识不可能绝对分离,也就是人的认识总是普遍性和特殊性的结合。即使该文认可这种结合也仍然存在认知缺失。其实,我们的认识总是从个体及具体个人出发去认识,也就是对女性的认识应该是三维结构,普遍性的“人”、特殊性的“女”、个体性的“具体活人”,在个体性层面上,一个个女性是千姿百态的,这才有可能出现像孙二娘那样的泼辣的像男人的女性,现在李宇春那样的中性人。这“千姿百态”可以用一个字“味”来表达。男人为什么会喜新厌旧呢?其实,不是想换老婆,男人再喜新厌旧,但大多数男人对“旧”的老婆是不会扔掉的,这是作为社会人的男人的社会意识。所谓的喜新厌旧,只不过男人是想偿偿“鲜”,对“家常便饭”的“老婆”还是要的,不会轻易更改的。所以,广大女性朋友不要吃亏,某男人对你好,不是想让你做老婆即男人想为你负社会责任,还是想尝尝你这一“鲜味”而已,即使你已为人妻,但“味”仍是不同的。女人是不是也想尝尝男人的“鲜味”呢?我不是女人,我没法回答,答案在女人的内心,有个歌唱到:“女孩的心思你别猜”,那我就不猜啦!



附原文如下:


对于女人,有两种常见的偏见

2017-07-28周国平


女性是一个神秘的性别。在各个民族的神话和宗教传说中,她既是美、爱情、丰饶的象征,又是诱惑、罪恶、堕落的象征。她时而被神化,时而被妖化。诗人们讴歌她,又诅咒她。她长久罩着一层神秘的面纱,掀开面纱,我们看到的仍是神秘莫测的面影和眼波。


也许,对于诗人来说,女性的神秘是不必也不容揭破的,神秘一旦解除,诗意就荡然无存了。但是,觉醒的理性不但向人类、而且向女性也发出了“认识你自己”的召唤,一门以女性自我认识为宗旨的综合学科——女性学——正在兴起并迅速发展。面对这一事实,诗人们倒毋须伤感,因为这门新兴学科将充分研究他们作品中所创造的女性形象,他们对女性的描绘也许还从未受到女性自身如此认真的关注呢。


一般来说,认识自己是件难事。难就难在这里不仅有科学与迷信、真理与谬误、良知与偏见的斗争,而且有不同价值取向的冲突。“人是什么”的问题势必与“人应该是什么”、“人能够是什么”的问题紧相纠缠。


同样,“女人是什么”的问题总是与“女人应该是什么”、“女人能够是什么”的问题难分难解。正是问题的这一价值内涵使得任何自我认识同时也成了一个永无止境的自我评价、自我设计、自我创造的过程。


在人类之外毕竟不存在一个把人当作认识对象的非人族类,所谓神意也只是人类自我认识的折射。


女性的情形就不同了,有一个相异的性类对她进行着认识和评价,因此她的自我认识难以摆脱男性观点的纠缠和影响。


人们常常争论:究竟男人更理解女人,还是女人自己更理解女人?也许我们可以说女人“当局者迷”,但是男人并不据有“旁观者清”的优势,因为他在认识女人时恰恰不是旁观者,而也是一个当局者,不可能不受欲念和情感的左右。两性之间事实上不断发生误解,但这种误解又是同各性对自身的误解互为前提的。


另一方面,我们即使彻底排除了男权主义的偏见,却终归不可能把男性观点对女性的影响也彻底排除掉。无论到什么时候,女人离开男人就不成其为女人,就像男人离开女人就不成其为男人一样。男人和女人是互相造就的,肉体上如此,精神上也如此。


两性存在虽然同属人的存在,但各自性别意识的形成却始终有赖于对立性别的存在及其对己的作用。这种情形既加重了、也减轻了女性自我认识的困难。在各个时代的男性中,始终有一些人超越了社会的政治经济偏见而成为女性的知音,他们的意见是值得女性学家重视的。


科学网[转载]周国平的“对于女人,有两种常见偏见”读后感


对于女人,有两种常见的偏见。男权主义者在“女人”身上只见“女”,不见“人”,把女人只看作性的载体,而不看作独立的人格。某些偏激的女权主义者在“女人”身上只见“人”,不见“女”,只强调女人作为人的存在,抹杀其性别存在和性别价值。后者实际上是男权主义的变种,是男权统治下女性自卑的极端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