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创房地产是有分量的

科学网关注那些退役的铀矿

2017-06-26 16:02栏目:评测

前两年曾关注了我国土壤重金属污染的区域分布,此后觉得意犹未尽,还想弄清我国放射性污染风险,尤其是退役铀矿的区域分布,可惜一直无法得到第一手完整的数据。
之所以要关注这个问题,是因为我国早期的铀矿矿体小、类型多,分布广、矿石品位低、废物量大,很多铀矿地处南方人口稠密地区。由于投产时正值“全民办铀矿”的特殊时期,环保意识淡薄,对核污染问题重视不够,多数铀矿未设立明显的隔离带,“三废”污染范围广、 持续时间长、 涉及问题多,因此治理起来的难度也相当大。正如湖南省核工业环境监测中心副主任、南华大学环境保护研究所辐射防护研究员周星火所说,中国早期的很多铀矿都是“先生产后治理”,经过几十年的开采,遗留了许多环境问题。从20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我国开始陆续制定相应的规范,并着手实施铀矿退役的环境治理。但治理前留下来的损害,迄今仍然无法有效修复。 
那么我国早期铀矿的区域分布情况又如何呢?作为非专业非业内人士,只能根据网上零散的资料尽量加以归纳汇总,向大家提供一份不完整的清单:
新疆:克拉玛依730矿,伊宁的731矿、734矿、735矿。
湖南:郴州711矿、衡东712矿、安化715矿、宁乡716矿。
江西:上饶713矿、崇义719矿、乐安721矿、修水724矿。
广东:翁源741矿、南雄743矿、仁化745矿。
浙江:衢州771矿。
辽宁:兴城754矿。
还有一些储量更小,排不上7字头的矿点,开采不久就关闭了,如:
江苏:南京市幕府山铀矿、溧水县洪蓝镇金牛山铀矿。
安徽:无为县昆山乡8411铀矿、金寨县响洪甸8911铀矿。
广西:钟山县红花镇杉木冲铀矿。
改革开放以来,这些铀矿原址陆续关停(企业转场),但对其周边环境的修复力度参差不齐,多数善后治理粗放。下面略举几例:
711铀矿
该矿位于湖南省郴州市苏仙区许家洞镇,始建于1955年,但据当地人称,生产厂区与居民生活区未明显区隔,采掘出的废弃的矿石、废渣、废水未经过任何处理随意排放,直到2003年实施政策性破产时,才用泥土覆盖小部分废弃矿石,山上很多矿井和矿石均裸露在外,未作任何防辐射覆盖。而且废弃的钢材构件并未全部深埋于矿井中,很大一部分流入当地金属市场。711矿关停后,在原址新建了郴州市华湘化工厂,如今污染甚重,特别是空气、废渣、地下水的污染。
712铀矿
该矿位于湖南省衡阳市衡东县大浦镇。湖南省国土资源厅的一份资料显示,仅712矿,地表露天堆放含铀废石就高达3350万吨;而废石堆的γ照射强度和氡离子浓度及释放率,都超过国家标准6-7倍。核工业湖南矿冶局有关人员称,该矿的母公司——中国核工业集团对712矿第一期治理,共计拨款1800万元,第一期治理也已于2000年结束。治理方法是用水泥防护墙将废石堆围住,将其削平降低高度十余米,选用粘度大的红土覆盖厚50厘米,然后植草和种植耐干旱的刺槐和小金刚树。负责对712矿退役后进行环境测评工作的周星火对《财经》记者表示,治理前,废石堆的辐射比普通土堆高出至少四五十倍,一期治理后降低到一至三倍。但他承认,“个别地方还是超标的”。
716铀矿
该矿座落在湖南省长沙市宁乡县黄材镇,停产关闭已近20年。但上世纪70年代钻探时留下的一个矿眼,长年向外冒着一股红黄色的液体,未加治理,严重污染着附近的沩江。就在50米开外的白沙桥旁,有两处大型洗砂场,附近有20余亩的废弃良田,田内泥水混浊,寸草不生,并有一根通向河内的下水管道。曾有人爆料说,黄材镇沩江河道属宁乡县人民政府划定的禁采区,但顺河而下,距白沙桥200米的沩江河床内,就有一处大型采砂作业面。
724铀矿
该矿位于江西省九江市修水县梧坪村。2006年8月25日,九江市人民政府印发《加强修河流域生态环境保护与建设实施方案》的通知,其中提到修水县724铀矿治理工程:“主要完成退役尾砂库治理及选矿厂废液处理,解决修河上游的污染问题”。另在《修水县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建设五年行动计划(2016-2020年)》中,再次强调“加大724铀矿治理力度,有效解决修河上游污染问题”。
743铀矿
该矿位于广东省韶关市南雄市澜河镇,1964年建成投产。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南雄工业污染比较严重,主要有3家企业,第一污染源就是743矿,每天排入凌江的废水达5000吨以上,每年进入水体的放射性铀折算少则0.65吨,多则2.1吨,还有大量的锰、氟、磺化煤油等有害物质倾注凌江,致使凌江水不能食用,鱼蝦绝迹,且造成河泥污染。1979年至1987年曾投资1300多万元兴建废水处理设施,并为凌江两岸居民建井解决饮用水问题。1994年该矿停产后,实施残矿堆浸回收铀金属工程。除去了这一污染源,凌江水质现已逐步好转。
771铀矿
该矿在浙江省衢州市衢江区大洲镇和杜泽镇均有作业区。有研究发现,衢州铀矿开采已经造成矿区及其附近地区的放射性污染,污染区域总面积共约1.78平方公里,局部地区的γ辐射水平高出国家限定标准的3-24倍多。铀矿开采所产生的废水、废渣等物质已经造成了当地水体、土壤和生物等多方面污染。杜泽镇矿区停采2年后,几个据说是东阳的老板重新启封了原已封闭了的矿洞,继续进行开采,矿石外运时未采取任何防辐射措施,矿渣任意弃于洞外,清洗矿石的废水直接向铜山源水库中排放。这些都给当地村民造成了一定的心理恐慌,导致当地居民不断上访。 
2012年5月,环境保护部(国家核安全局)组织检查组对该矿进行了辐射环境安全现场综合检查。检查组在听取中核浙江衢州铀业有限责任公司自查情况汇报的基础上,对矿区的矿井水处理车间、废水处理车间、废水槽式排放口、新旧尾渣库、地表堆浸场等设施进行了现场检查,环境保护部核与辐射安全监管三司赵永明副司长对中核浙江衢州铀业有限责任公司近年来的辐射环境治理工作给于了肯定,对铀矿冶企业持续改善周边环境、与周边居民和谐共处、履行社会责任等方面工作提出了要求。
响洪甸铀矿
该矿位于安徽省六安市金寨县响洪甸地区。1972年,南字705部队46分队在这里进行铀矿勘探、普查工作,并自行设计建设了一个集采冶为一体的小型厂,至1983年停产关闭,历时11年,生产成品15.1吨。退役时就地掩埋了约4万吨铀尾矿渣及部分废弃设备。由于地质钻探、采矿和水冶活动,在地表遗留有23个坑( 井)口、14个废石场和3个尾渣堆放库坑以及部分受污染的农田、废旧厂房等。随着时间的推移,该铀尾矿渣掩埋坑周围γ辐射空气吸收剂量高于天然放射性水平调查值。原采冶厂遗址上种植的青菜、黄豆中的铀238含量高出对照点一个数量级。
金寨县于2000年5月成立了一个名为“金寨县放射性废物库监理站”的机构,专门负责对响洪甸铀矿废物库及全县放射性废渣进行治理和监督管理,以及放射性环境保护知识宣传和来信来访接待工作等。
2013年5月23日,六安市人大和市环保局联合赶赴金寨县,就生态环境建设情况开展工作调研。调研组深入到麻埠镇、张冲乡,实地查看了响洪甸铀矿尾渣处理设施、环境空气自动监测网点,详细了解空气质量监测和响洪甸水库水质等有关情况,并对抽水蓄能电站的环评情况进行实地考察。同时提出要求,密切关注铀矿尾渣的放射性监测,严禁擅自处理尾渣行为的发生。做好抽水蓄能电站环评监管工作。
幕府山铀矿
该矿位于南京市郊幕府山地区,铀矿采冶始于1958年。1970年7月,南京军区决定,由军区工兵三团二营承担的采矿作业正式开始,同一时期创办了铀矿水冶厂。1973年幕府山水冶厂停产,1974年该矿建制撤销。此时这里开采出的废矿石和水冶后的废矿渣达万余吨,为防核辐射扩散,将矿渣埋入山沟。2004年,因幕府山紧靠长江边,风景优美,南京市政府批准在这里开发建房,形成幕府风光带。社会上少数人为牟取暴利,大肆开挖铀矿渣,并将其掺入煤炭中销售给用煤企业烧砖。这些行为被当地群众举报给南京市有关部门,经南京大学、省环保厅、市环保局的有关专家检测,这种废矿石和废矿渣掺到煤炭中经过高温燃烧,铀元素相对富集,燃烧后烟尘飘到空气中,对大气环境会产生放射性污染。掺有铀矿渣的煤炭烧出来的砖头中含有放射性轴,用这种砖头建造的房屋很不安全。另曾有报道,南京幕府山风景区内的一个废弃矿坑被附近的居民破土开荒,办起了“开心农场”。后来国家环保总局和江苏省及南京市环保局会同有关部门在这里采取了果断的深埋、封存等措施,制止了这一乱采乱挖事件。
另据《南京市矿产资源概况》记载,南京市已发现并探明储量的铀矿床共2处,分别为溧水(洪蓝镇)洪兰埠铀矿区及栖霞镇南象山铀矿床。经多年开采,洪兰埠铀矿已闭坑,铀矿探明储量已注销,南象山铀矿尚未开发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