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创房地产是有分量的

科学网我有何居心

2018-02-22 01:55栏目:评测

春节期间,我在科学网上,当然还有我的微信公众号,以及我的微博账号上连续发了几篇文字,其中提到马克思对于阶级与阶级斗争问题的主要贡献,提到全党要系统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以及要严守党的政治纪律等题目。写出马克思关于阶级与阶级斗争问题的主要贡献的文字,是因为有的年轻同志对于阶级斗争与以阶级斗争为纲这两个概念搞得不是太清楚,我是斗胆做了一点马克思主义基本知识的普及工作。而关于全党要系统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以及严守党的政治纪律这两篇文字,主要是结合中央提出全面从严治党的要求而写出的一点想法。

不知为什么,好像这几篇文字刺激到了华春雷网友。他对我的几篇文字都有评论,因为感觉对他的意见我没有回复的必要,也就搁在一边没有理会。但对于我的关于要严守党的政治纪律一文,华网友有点忍不住了。他在评论中兴师问罪:你杀气腾腾地在科学界挥舞着大刀,是什么居心?你在表演什么?

杀气腾腾?这让我很莫名其妙。我不觉得我的文字有什么杀气。我自认为都还是在讲道理。可能有些道理讲得不够好,讲得不够透,或者没有讲清楚。这些情况都有可能性。说我杀气腾腾,实在让人忍俊不禁。当然,全面从严治党是一个长远的艰巨的任务,困难很多,也很不小。要解决这个问题,完成这个任务,肯定会有阻力。至少那些希望看到中国垮台,执政党的领导垮台、社会主义制度垮台的人,是很不喜欢我的这些文字的。我不知道我的这些文字是不是戳到了他们的肺管子。如果真的戳到了,那是我的幸运。如果没有戳到,那是我的无能。

说我在科学界挥舞着大刀,我同样也感觉茫然。科学网是科学界吗?或许只是科学界其中的一部分吧?而且我以为,来到科学网的网友,也不仅仅限于科学界中的人士。说我在挥舞大刀,我自叹没有这样的武功。本人书生一枚,且年近七旬,哪有力气挥舞什么大刀,连菜刀也举轻若重。三国时期蜀汉的老将黄忠是挥舞大刀的高手,人家可是五虎上将之一。而科学网毕竟不是武林,我也只是菜鸟。

至于居心,我要老实交待。本人自退休后,便坚持每天写一篇文字,一来是为了防止脑力过早退化,希望能够不让痴呆过早到来,但也不知道这种做法是否有用。如果幸运地没有那么早陷入痴呆,那就算是歪打正着。如果痴呆还是如约而至,那是我活该倒霉。后来有了孙辈,我又感觉,这些文字或许在他们将来长大之后,能够看到。不管他们认为这些东西写得好还是不好,写得对还是不对,他们总会有所印象。这多少算是一个遗产,也说不定。我还想过些日子找个出版社,自费出书,让更多的人看到这些文字。至于其中的内容是正是负,由后人评说便是。

还有一个居心,也有参与当下社会生活的愿望。虽然已经退休了,能做的事不多了,但通过这些文字,表达我的意见,多少能对读到它们的人们产生一点不足道的影响。有句广告词,这是中央电视台英文频道多年前说过的:Your comment will make the world different。我不知道我记得是不是准确,大意如此吧。这段词是电视台希望海外观众多给他们写信,反映各种意见的意思。

至于表演什么?那是抬举我了。我这人最无表演才能,除了讲课上讲台,文艺舞台与我不沾边。小学时,表演过相声,站在桌子外边的,有过两次,也仅此而已。中学时,表演过一次快板剧,一个小配角。在工厂,排练大合唱,让我领唱,我死活不去。后来就没有后来了。我也不喜出名,认为那是一件遭罪的事。

华网友的问罪,实在让人看不懂。如果我的文字有问题,华网友尽可要求科学网对我进行管制,不再允许我的文字出现。或者要求科学网将我账号除名。可是科学网的编辑们似乎没有对我提出过任何意见或者警告,我也就不认为他们会把我的文字看成不妥。如果科学网没有听从华网友的指令,没有把我除名,那我还是会继续发表我的文字。

几年前,我询问过科学网,说我有一篇关于共产主义的文章,可不可以在中国科学报的博客版上发。编辑同志说,你发过来看看。没几天,中国科学报的博客版就把我的文章发出来了。所以我认为,科学网与中国科学报都是很开明的。因为这样的文章,换到其他媒体,未必能发得出来。所以,后来我再写这样的文字时,就更加肆无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