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创房地产是有分量的

科学网只有区块链才能救东北

2018-03-19 14:02栏目:评测
TAG:

科学网只有区块链才能救东北


在投资界,有句话叫做“投资不过山海关”,就是说,投资到东北就如同打水漂,资金有去无回。换句话说,东北无诚信。


按说不应该啊,东北人讲义气,应当是有诚信的啊!这事有个历史过程。


从前闯关东的各路人马,来到东北这个地广人稀的地方,少有官府维持秩序,都得靠大家伙自己,是要讲人情讲究互相关照的,这就需要人和人之间的信任,所以,东北人从前是讲究诚信的。


一直到改革开放,东北的民情也还是比较淳朴的,但是后来就发生了变化。这个变化是怎么来的呢?


其实与东北的重工业有关系。


在未改革开放的时候,东北的经济与北京上海各有千秋但不相上下。作为共和国的重工业基地,是国之骄子。虽然天寒地冻,但人们的生活与内地很多地方相比是生活富裕的地方,和江浙一带的鱼米之乡或其他富裕的地方相比也不是太差。


在改革初期,东北人的创造力也不输于人,很多改革举措都始于东北。东北也出现一些不错的私人企业。


但很快,东北变了。


这事因为,当国有企业的效益越来越低的时候,原来习惯了计划经济,习惯了那种养尊处优的重工业的各阶层感到一种极大的失落感。他们慢慢的形成一种力量,结合东北原有的一些社会习性,合力改变了东北。


原有的一些社会习性是什么呢?就是攀权附势。东北人都是各地来的,没有宗亲帮助,就得与非亲属人员拉关系,也就是拟亲属。中国人普遍有称陌生人为大爷大娘大哥大姐的习惯,东北尤为甚,不仅只是称呼,就是往亲属上靠。但这个攀亲是有目的的,不是得到帮助,就是求施舍。


这些原来在国有企业里靠着国家的需要只需工作就可以过得不错的人们,后来是怎样一步步改变了东北了呢,就是极大的利用权利,或者找到权力,使得这样的情况发生:我没有创新的能力,我要寄生在有创新能力的人们身上。大大小小的官员,开始吞噬那些有创新能力的人和企业。


举个例子,从前黑龙江省有一个家具品牌叫光明家具,一度非常成功,是全国十大家具品牌,1996年就在A股上市了。很多人喜欢,说现在很难买到那么坚固好用的东西了,可后来呢,这个品牌基本就消失了。为什么呢,因为这个企业,活生生被当地的官员给盘剥死了,创业者冯永明也被关进监狱。没查出什么罪名,迫害他的官员倒是成了贪官进去了。


这样的例子无计其数。更平常的,就是做事的困难,我看过有人打这么个比方,非常生动。


比如你手里有1个亿,要投资办个公司。如果在长三角,你可能是这样的:地方负责招商引资的部门热烈欢迎。大摆宴席,酒过三巡,官员拐弯抹角隐晦暗示你,可能要一千万打点摆平关系,而且以后每年可能都要拿点钱出来润滑一下关系。官员郑重的说这钱不是他一个人吞的,我只拿个小头。管他呢。拿出一千万。地皮水电厂房招工贷款,厂子顺利办起来了。当地每年多了千万税收,解决了好几千就业。你年利润一两千万,法拉利开上了。官员每年拿到了你给的500万打点费,保时捷开上了。大家都很满意。


那么在东北,你可能是这样的:地方负责招商引资的部门热烈欢迎。大摆宴席,酒过三巡,官员拍着胸脯说,一切包在我们身上了。于是你资金投过去了。不一会儿,政府各个部门、当地企业和社团(和官员是利益共同体)全都扑上来。证件不齐全,给我五百万。环保不达标,给我五百万。这个批文没我你没戏,想要批文给我一千万。给我社团两千万,否则拆迁你一家都别想搬动。最后一个亿三个月之内就被瓜分完毕,你剩下几百万,还背上了十几十恶不赦的名声甚至官司,连滚带爬离开东北。


人家是细水长流,多方共赢,东北呢?用“竭泽而渔”“杀鸡取卵”来形容已经不合适了,东北一些官员自己都私下自嘲,说我们这一招叫做“关门打狗”。


最后,但凡想干点事的人就得到他乡。当这些有创造力的人们一个个被干掉之后,东北人也就没有真正的企业家心态。虽然人人想挣钱,但主要做短线,也就是不再讲诚信。


在东北做事,信用从哪里来?从关系。


没有关系,你就等于没有信用,寸步难行。找到了关系,你即使是个大骗子,你的信用也是最高,贷款就有可能。


这些关系,就是那些一个个的各级官僚衙门,我们称之为“中心”,这些中心靠压榨收费贩卖信用。


总的来说,东北经济上不去,甚至溃不成军,主要的问题是:1)无处不在对欲创业者设置障碍并加以盘剥的中心;2)完全丧失诚信的短期行为。


救东北,就必须去中心,立诚信。


怎么做,区块链。